如何讓我們有個健康的CT文化?

我們應當如何擴展CT的行為風格呢?又應當如何建立對CT風格長處的掌握與更精確的理解?
在我們使用LIFO方法長期的測評觀察中,發現中國人最不偏好的風格為掌握/接管(CT)。即使是“狼性” 精神當道的現在,在團隊內,若同時有多位偏好CT風格的人物,似乎很難不因為惡性競爭而起紛爭。而綜觀LIFO多年來在中國推行與進行的測評結果也顯示,許多公司認為內部文化里最需要擴展的就是CT風格。 

只強調競爭:CT風格的過當

 

由此,我們可以說,在拚搏、野心、追求近利、向上爬、爭取機會等觀念遍布的現在,中國並不是沒有CT風格,而是缺乏對於CT風格的長處的完整認知,因此展現出來的面相時常只有不顧一切爭取個人目標、利益與權力的那一面,所謂“一山不容二虎”,也就容易導致團隊內的張力與衝突。

另外,團隊內的CT文化不盛行,其實也和中國人的支持/退讓(SG)風格多也有關,SG喜歡群體共好、集體合作,好處是不為個人利益而總是為團體付出、貢獻心力,壞處即是集體文化的強盛導致容易拉幫結黨,並且喜歡強人領導,希望能有人做指揮與承擔責任。這種具有大家長文化內涵的慣性,會導致兩種問題,一者是,CT的行為風格似乎需要有“權威”來為其背書,也就是,若你不在比較高的職位,那CT的積極、主動、開創性只會被“棒打出頭鳥”,因為你破壞了團隊內的穩固、和諧以及集體利益。二者則是當不同部門的強人爭鬥時,下面的人需要選邊站,造成組織的內耗與損傷。

那麼,我們應當如何擴展CT的行為風格呢?又應當如何建立對CT風格長處的掌握與更精確的理解?從美國的教育與職場氛圍來做一個借鏡,似乎是一個好的辦法。這並不是說,美國所採許的教育方針或者人才培育方法就都是全然的正確有效,畢竟不同文化情境有不同文化情境的長處與過當的部分。而是,從美國這樣一個很明顯強調CT風格價值的國家,能夠看出他們對於此種風格的認知以及養成。 

建立自信心

 

美國的教育自小就很強調CT式的學習風格,舉例而言,他們非常重視教學過程要讓小孩有自信心。在學業上不會打擊學生的興趣以及信心,用大量討論與主動式學習的情境,即使是數學課,也使用圖卡與簡易的競賽遊戲,讓孩童能夠動手操作、在其中獲得樂趣,這樣即使做不好也不會覺得是自己缺乏天分,因為沒有得到實質的分數,而是獲得一個“解決問題” 的過程,訓練思考與行動的能力。
在美國多年的LIFO講師Alice提出自己對美國學生的觀察:“他們對一個領域的學習心態總是保持高度的開放性,即使學不好,也不會覺得是自己糟糕、缺乏天分,應該要放棄。他們會說:I’m not a fan of Math.意思是,我沒學好不是因為我做不到,而是我沒興趣為這個科目花更多的心力。” Alice認為整體的文化氛圍讓美國的學生保持著良好的信心,在教育上也比較不執著於學業與成績,而是課後的各種自我發展與綜合表現。“在美國,大家都很在意體育課,體育活動其實是個人主義與團隊合作結合的高度象徵,它既求個人的表現、個人的努力以及發揮,同時又需要團隊合作。”換句話說,美國教育裡的CT文化不只強調個人的發展與培養,也同時在意如何在個人表現之外締造團隊合作的可能性。 

臨場反應與表達能力

 

在課堂上,老師們也很在意訓練學生的說服力。他們鼓勵迅速反應、表現能力、獨立作業以及直接了當。舉例來說,大部分大學課程的課堂參與分數佔比都很重,因此需要訓練自己臨場反應能力,對任何事情都要能很快地拋接,並且迅速的產生意見。另外,在班級氛圍上,也認為你有參與才對課堂以及同學有貢獻,因為你的問題也可能是別人的問題,你加入討論是推動這個問題的深度,讓大家能夠一起互相激盪。因此,課堂上不僅鼓勵發表個人意見,也鼓勵挑戰老師或者權威,讓知識傳授能有更多可能性。
校園文化里,同儕並不認為只會考試的人是優秀的,大家更傾向於欣賞有創造力、說服力與表現力的人。大家並不認為“乖”是一種正面特質,有魅力的人通常是很有想法並且勇於表達的人。

領導力:不從眾、開創與擔責

 

進入到企業以後,無論是基層還是主管階級,整體組織都很強調個人的領導力。這裡的領導力,指的不只是單純的以職務主管來領導他人的能力,還是一種讓事情發生的能力。其中有開創性、有不從眾的思考、有獨立作業的能力,亦有承擔責任的肩膀。也就是,美國企業傾向相對開放的授權給團隊內的各個角色,但這也就代表,即使你只是一個小螺絲,你也要有開創新項目,並且為其事情完整擔責的義務。 

平等的對話環境

 

美國企業的CT文化表現在平等、讚揚個人成就、並且鼓勵差異的觀點與意見。就平等的共事模式而言,團隊內的所有人都直稱名諱,即使是下屬對老闆。而比較基層的員工或是菜鳥,也比較有權力可以挑戰現有的製度,美國非常鼓勵年輕人發表看法,改善現有的製度、環境。舉例而言,一個會議如果沒有不同意見互相說服、互相討論的話,感覺就不算是一個會議,就只是老闆意志的貫徹而已。美國企業內的會議通常每個人都要說話、發表看法,再藉由討論達成共識。
而能夠做到這一點,也跟他們“對事不對人” 的習慣有關。即使在會議室中為各自的論點大吵一架,到茶水間時又可以談笑風生。此種對事不對人的習慣,讓良性溝通比較有可能發生,意見不同比較不會成為彼此意氣用事,合作的阻礙。
然而,這並不是說,西方人本質上就比較善於溝通。在美國書店的銷售榜單上,永遠都有著溝通技巧、培養高EQ相關的書籍。而在各種會議場合發表對他人的意見時,也總是可以看到“三明治”型的言論:先褒後貶,技巧性地讓對方能夠接納自己的建議。這代表著如何自我表達,但又不讓他人不舒服,以便有良好順暢的溝通,這二者本來就都是需要學習的功課。
因此,縱觀美國整體對於CT文化的推崇與培養方式,會是中國很好的參考及借鏡。在考量中國的特有文化的情況下,讓我們能夠重新思索CT風格的長處在中國企業內應當如何擴展,又應當如何避免其過當。